这篇文章上次修改于 237 天前,可能其部分内容已经发生变化,如有疑问可询问作者。

  这两天天气降温转凉刮东北风四到五级,走在外头能明显感觉到一丝凉意;

  儿子不知是昨天着凉了还是怎么样,昨晚睡觉时还好好的半夜却发起烧来,自己睡得迷迷糊糊被靠过来的儿子烫醒,此时儿子在翻来覆去还略带几声咳嗽,伸手摸他头和脖子时感觉就像是烧热的火炉一般烫手,心脏也在噗噗噗噗的跳动频率好快,他明明早已无睡意却不曾哭闹只在一旁翻滚和大口大口的呼吸,脸颊在洗手间的微光照射下略略泛红;

  见状赶紧爬起来看下时间已是凌晨一点半,记得儿子上一次发烧也是在半夜时分,Why?来不及拿体温计测量温度马上脱掉两件当中的一件衣服进行物理散热,拿来湿毛巾给其敷上说冷不给敷。这温度能感觉到已是高烧,想了下家里的药箱还有大半瓶布洛芬口服液,倒了规定剂量的三分之二让其服用先把温度降下来明天再说,

  儿子很听话,刚开始不肯喝跟说些简单道理还是能理解我的话,加上这个布洛芬也是有些甜甜很快就一口喝下,外加上物理散热没给盖被子,不知何时咱俩慢慢就睡下了。早上起来上班儿子依然熟睡中,体温也已经降了一些;

  今天下午放工回来,看到儿子活蹦乱跳的恢复的不错只是喉咙有点不适,应该是扁桃体有点发炎服了一些药剂,希望能早日痊愈。

  这两天南方倒春寒,各位朋友要注意增添衣物千万别让病毒赖上你了。